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影坛失踪人口林岭东:想当年轻人 但时间不允许

华语影坛 时间:2019-06-24 浏览: 次
港片迷心中的“杀手诗人”林岭东,在消失七年之后,终于带着新片《谜城》回到了观众视野,影片依然充满他标志性的暴力冷峻之美,但他本人却意外地有了几分顽童般

影坛失踪人口林岭东:想当年轻人 但时间不允许

专访迷城导演林岭东


1905电影网专稿 专访开始前,我坐在房间外的沙发上,埋头写写画画。抬起头时,林岭东正弯着腰,两手支在双腿上,认真地看着我,问:“你就是下一个跟我聊天的人吗?”我点头:“是啊!”只见林岭东缓缓向后退去,退到洗手间门口时,他指了指里面,向我做了一个“嘘,不要打草惊蛇”的手势,然后快速地闪了进去。之后就传来了工作人员焦急的声音:“导演呢?导演去了哪里?”

港片迷心中的“杀手诗人”林岭东,在消失七年之后,终于带着新片《谜城》回到了观众视野,影片依然充满他标志性的暴力冷峻之美,但他本人却意外地有了几分顽童般的可爱。不过,这位曾让无数录像厅少年神往的导演,言谈之间仍有一种自成体系的气派。

消失的七年

访问从对北京的印象开始,林岭东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说,其实他曾经在北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。1993年,林岭东和哥哥林岭南(笔名南燕)第一次来到北京,两人在昆仑饭店天台的餐厅喝着咖啡,同时望向窗外隔着一条小河的平房区,“我跟哥哥说,有没有可能我在对面有一个地方。他说困难一点,因为对面是外使馆的人员住的。我说那就算了,我没有这么高级。”

“但我真的很想在中国内地的土地上住一段时间。”林岭东认真地说。后来,他在王府井大街附近入手了一套房子,据说站在楼顶可以看到故宫。2007年,林岭东到北京宣传《铁三角》,还曾带着杜琪峰到这个居所小聚,也是在这个宣传期之后,他卖掉了这个房子。

“因为我咳嗽,连续三次来,我差不多都会病着回去,所以我对北京有一些怕。那一次我在北京呆了两天,每晚都是咳,我和太太就转去上海暂住几晚,好一点,但还是不行,之后就回到香港,马上进了医院,医生给我查,又查不到原因。第二年年初又咳了几天,发现内脏出了问题,已经坏掉了。”

也就是在那一年之后,林岭东进入了长达七年的沉寂期。至于是不是身体原因造成的,林岭东只是说“可能吧”。另一方面,二十一世纪开头的几年里,林岭东的《奇逢敌手》和两部外语片都反响平平,他陷入了在好莱坞找不到感觉、在本埠也靠不了岸的尴尬境地之中。

既然做不到最想要的,就干脆不要做,这是林岭东骨子里最烈的性格。二十几岁时,在电视台如日中天的他选择辞工去加拿大,只因做不了自己想要的作品。当《学校风云》被香港电检处狂剪36刀时,林岭东激愤难当,选择再也不拍“风云片”。于是,在玩了一票《铁三角》之后,林岭东渐渐退隐。

这七年去了哪里?林岭东说:“我大部分在亚洲,日本、上海、马来西亚,香港变成我的中途站,停一停,再下一个。我有去泰国南部,最穷最偏僻的地方,感受以前移民到泰国的华人生活;我很喜欢去日本,在日本我会找到中国的文化,很一流的文化,保留得很好很优雅;我会去上海,看中国的发展,有一次我在上海过马路,车子跟我斗快,我就一脚踢过去,那车子停在前方,开车的人想跳下车,可能他在骂我,想打我。”林岭东转了转手中的笔,“我只是走路而已嘛。”

南燕、吴宇森和《八部半》

林岭东的作品中,获得最多赞誉的经典之作当属《监狱风云》、《学校风云》,这些影片的剧本都出自他的哥哥南燕之手。南燕在2002年《杀手狂龙》之后再无作品,此次林岭东出山,却没有拉上哥哥来做编剧。

说到个中缘由,林岭东摘下墨镜揉了揉眼睛:“他抽烟太多、喝咖啡太多、睡得太少,时间一长,那时候我在加拿大筹备一部西片,电话响了,我听到一个很沙哑的声音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他说,我是南燕。我说,为什么。他说爆血管了,刚刚出医院。他跟我讲,只是有一个心愿,要我帮他照顾他的两个女儿,我说可以。”

被追问事情发生的具体年份时,林岭东往椅背上一靠:“不讲了,就是这样咯,他的人生就是这样咯,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咯,很难估计。”说着摆出开枪的手势,嘴里发出“biubiubiu”的声音,“他现在还是马马虎虎,不太好,没办法恢复到过去了。”

老兵重返战场,同期入伍的战友有些成为伤兵下阵,有些却变成了将军,这是林岭东归来之后不得不面临的话题。很多人都会将他和老友徐克、杜琪峰、吴宇森相比,而他的新片《谜城》和吴宇森的《太平轮:彼岸》更是撞档期,都于7月30日上映。

知道对打的消息后,林岭东其实很开心:“因为在嘉禾和新艺城的年代,每一部片子都会对打,香港很小啊,每天都可以打两三个回合。这种竞争是没有恶意的,观众来决定,所以香港的导演都好像一家人似的。”至于此次谁的赢面更大,林岭东笑着说:“我希望《太平轮》成功,我不失败就好了。我只是希望老板有点钱赚,我可以有下一部电影。”

最近,这帮香港导演又有新的集体动作,由吴宇森、杜琪峰、徐克、林岭东、许鞍华、谭家明、洪金宝、袁和平联合执导的新片《八部半》浮出水面,每位导演都将选取香港历史中某十年进行拍摄。据林岭东透露,大家是通过抽签决定谁拍哪个年代的。“徐克抽到了四十年代,他还打电话给我,要跟我对换,我说不会和他换的,但他可以拍未来!”林岭东笑说,《谜城》首映前一晚,徐克还在跟他聊这件事,“他说就拍未来了,反正就是不要拍四十年代。”

林岭东抽到的是2011年至今的当代,这也不是他最想拍的:“如果我可以选择,就拍五十年代,我出生的年代。我就拍我怎么成长的,跳海、游泳、逃学、被老师打,童年的时候完全不知道‘死’字怎么写。”

林岭东和他的孩子们

在《谜城》剧组的各大岗位中,分布了一些曾与林岭东合作过的旧同事,他们很明显地感觉到,林岭东变了很多,与工作伙伴的相处模式也有所不同。佟丽娅称他是“可爱的小老头”,余文乐会一边吐槽他离不开自己,同时一直守在他身边做粤语转换普通话的同声翻译。采访间隙,林岭东还不断问工作人员:“晚上会跟演员吃饭吗?有单独聊天的时间吗?”

除了古天乐以外,《谜城》的主演余文乐、佟丽娅、张孝全都是八零后。林岭东说:“我拍处女作《阴阳错》的时候,很多演员还没出生。在我眼里,他们全都是我的孩子,没办法,我也想当年轻人啊,但时间不允许啊,我只有接受。”